【旭为•精选】过度焦虑的全球市场

旭为投资   2016-01-26 本文章230阅读
转自: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5922?full=y)
 
那年9月初的一个早上,法国资产管理公司卡米尼亚克管理公司(Carmignac)的资深投资人正在进行一场他们已持续了几个月的辩论:世界经济到底有多么脆弱?如今,吸收了去年8月中国当局让人民币小幅贬值的影响之后,终于到了该行动的时候了。
 
卡米尼亚克管理公司旗下规模达250亿欧元的旗舰基金Patrimoine持有100亿欧元的股票,该基金决定对整个投资组合采取保护措施。实际上,他们将撤出股票市场,观望局势变化。
 
在一轮恶意抛售之后,市场恢复了平静,到12月,美联储(Fed)已对经济前景抱有足够信心来进行近10年来的首次加息。但近几周里,卡米尼亚克管理公司的决定看上去下对了赌注:今年1月迎来了一场股灾,股市在一年开局时从未下跌得这么多或者这么快。
 
“我们对中国股市意外行情的解释是,这就像是那只煤矿中的金丝雀,这正是停止量化宽松带来的第一次重大冲击,”这家法国资产管理公司的策略师迪迪埃•圣-乔治(Didier Saint-Georges)表示。
 
今年以来,全球股市已蒸发掉了逾4万亿美元的市值。对中国经济放缓和货币贬值的担忧演化至近乎恐慌的地步。债券市场遭受了两股冲突力量的冲击:一边是各国央行出售储备以支持本币汇率,另一边是投资者竞相买入安全资产。
 
1月的头两周内,中国沪深股市的总市值蒸发掉了五分之一。日本、欧洲和美国的基准股指下跌幅度达10%之多。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石油售价低于每桶28美元,上次出现这一价格是在2004年。
 
悲观情绪正在急剧发酵,知名策略师和投资家在告诉客户撤出股市,买入安全的政府债券。除了对中国增长放缓感到焦虑,投资者还担忧美国企业盈利降低、矿业集团和能源公司(它们在原材料价格比现在高得多的时候借了债)的健康状况、以及能源价格崩盘的后果。
 
承担使命    
 
所以,美国投资者在1月19日返回股市之前,花了一个周末加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假期的时间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用什么办法恢复人们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信心?
 
目前,全球政策制定者、尤其是美联储的信誉面临考验。美联储上月在10年来首次提高隔夜拆借利率。与本月市场动荡伴随而来的是美元全面走强,这实际上收紧了资金环境,伤害了美国国内产业,迫使其与更低价的进口产品展开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在中国突然让人民币贬值引发市场混乱之后,美联储曾推迟外界普遍预期的利率调整。债券市场价格暗示着,人们对美国今年进一步加息的预期正在减弱,而迄今为止,美国经济尚未看到油价大幅下跌对消费者支出带来提振。
 
“现在,美联储将发现加息的难度会比上次大得多,因为今年以来,股市下跌了8%,油价屡创新低,人们越来越担心通胀率还需要更久才能达到2%的目标,”Coex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亚瑟•巴斯(Arthur Bass)表示。
 
政策制定者面对的挑战是,投资者继续退出大宗商品、股票和公司债,引发踩踏,从而伤害公司和消费者的信心。在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央行采取了非常规政策刺激本国经济,但增长一直令人失望。
 
美联储本应已关上后危机时代的大门,但由于利率水平仍接近于零,并且出台财政刺激的可能性很小,人们担心政策制定者已用完了他们所拥有的全部工具。
 
有些人认为,市场动荡将迫使中国当局在2月8日春节之前制定出一揽子刺激措施。春节期间,股市将至少休市三天,商业活动也会放缓下来。
 
但人们担心,可行的一揽子措施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制定出来,因为明显仓促的行动已让中国政府的信誉受损:从去年夏天强令所谓“国家队”买入股票,到本月放弃在股市大跌时暂停交易的“熔断机制”。
 
“他们可能宣布什么?他们已经宣布了很多东西了,”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表示,“降准似乎起不到预期效果了。他们能说自己在股市中使用了一种投机性工具吗?去年这遭到了批评。”
 
中国政府试图管控人民币汇率,这只不过加剧了担忧情绪。中国央行(PBoC)不断动用外汇储备支撑人民币,对汇市进行干预,以缩小人民币离岸汇率和其所控制的在岸汇率之间的差价。

   
 
目前,对于中国政府能在近期内提振信心的希望或许会落空,许多经验丰富的中国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当局将不愿在2月中旬的二十国集团(G20)央行行长会议之前采取任何激进措施。今年中国是会议的主办方,中国的以往做法是,在其将成为焦点的活动之前,压制市场波动。
 
寻找终点    
 
如果不采取行动,世界其他地区的投资者或许将跟随中国股市的行情。但是,在2008年对美国金融体系构成威胁的那种银行业危机和单纯的经济放缓之间,存在重大差异。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中国中心(China Centre)研究员、瑞银(UBS)高级经济顾问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认为,如果中国经济每年增长3%或4%,尽管这个速度远低于过去十年的增速,但对世界其他地区而言将不会构成麻烦。
 
“根据金融动荡推断一场全球衰退近在眼前的做法很时髦,可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尽管如此,中国何去何从只是投资者面对的更大问题之一。“市场上出现的不确定性的程度,可以追溯到两个源头:中国和石油,”施罗德(Schroder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克雷格•博瑟姆(Craig Botham)表示,“这两者对于投资者而言都非常难以把握,所以谁也不确定这一切的终点在哪里。”
 
在西方政府决定解除一系列对伊朗制裁之后,全球油价不久前跌至12年低点,对那些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发展中经济体构成进一步压力。

   
 

   
“我们看到,新兴市场资本支出在降低,美国高收益债务市场走弱,但我们没有看到低油价可能带来的消费提振,”博瑟姆表示。他认为,当前市场行情反映出“人们对于全球贸易复苏无力的巨大担忧”。
 
实际上,标普(Standard & Poor’s)去年统计到112起公司债违约案,为2009年以来最多的一年。过去6个月里,背负债务的公司也感到压力大幅上升,被判定信用评级有被调降风险的公司所占比例出现6年来最大增幅。
 
美国股市也据说在缩水,表明多年上行之后,股市正在失去动能。去年,少数几家受欢迎大公司的大幅上涨支撑了标普500指数(S&P 500 index),但今年所谓“Fangs”——Facebook、亚马逊(Amazon)、Netflix和谷歌(Google)——的股价都大幅下跌了。
 
摩根大通(JP Morgan)高级策略师詹•洛伊斯(Jan Loeys)表示,当前股票、公司债和政府债券的价格里都已体现了50%的今年发生衰退的概率。他指出,市场情绪已变得过于悲观和背离现实经济数据。
 
“如果我们真的处于美国经济扩张的最后阶段,距离衰退仅有半年时间,那么目前风险市场的抛售就是合情合理的。但我们认为,事态不会如此发展,”他在一周前写道。
 
一系列喜人的美国经济数据,包括定于2月5日发布的就业率数字,可能会开始恢复投资者的信心。这一点得到了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祖斯(Jan Hatzius)的认可。他特别指出,中国经济与欧美之间联系较弱。据他估算,即便中国进口减少10%,对发达世界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的直接影响将不过是减少0.1个百分点。
 
数据提振    
 
即便在哈祖斯提出的更为不利的情景下——中国经济增长率较高盛目前已然悲观的5%的预测值(远低于7%的官方预测值)大幅滑落——这对全球的冲击也是痛苦但可控的,远不至于将世界推入新的衰退。
 
在今年惨淡的头10个交易日之后,这可能是对投资者来说最有利的结果了:他们看到的问题并未消失,但起码受到了控制。
 
在这一情景下,大宗商品价格反映出的是大宗商品开采行业在繁荣时期的过度投资,而不是全球需求疲软。美元走强是美国复苏的标志。全球低利率最终将刺激经济活动的稳步回暖。中国的阵痛反映出了从一个快速工业化国家向服务业和国内消费驱动型经济体的转型。
 
有可能,市场给投资者和疲于应付危机的政策制定者发出的信号是,今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但不会立即发生灾难。
 
“中国有点儿像一部莎士比亚式的悲剧,”马格纳斯表示,“你知道最终结局是什么,只是不知道到达结局之前有多少幕。”
 
迈克尔•麦肯兹(Michael Mackenzie)和伊莱恩•摩尔(Elaine Moore)补充报道